《绿茵教父》_第9章 机会来了 全文阅读

在2013年,有很多的球迷提起巴塞罗那,就会想到梦之队,就会想到克鲁伊夫。

历史,有的时候线年的球迷会因为梦二队和梦三队,就好像顺理成章的去膜拜梦一队,甚至很多人都以一种近乎神化了的方式去看待克鲁伊夫执掌的巴塞罗那梦一队,可线年代初期,西甲的地位逊色于意甲,和德甲也就旗鼓相当,当时国内是以皇马和巴萨两支球队占据统治地位,近乎轮流坐庄,先是皇马一口气五连冠,而后巴萨一口气四连冠,两支球队彻底统治了西甲。

不可否认,克鲁伊夫时期的巴塞罗那在西甲确实很有战斗力,可是在欧洲,除了91/92赛季夺冠,接下来的三年,92/93赛季,巴塞罗那在资格赛第一轮就负于俄超的莫斯科中央陆军,93/94赛季虽然一路上踩着加拉塔萨雷、波尔图等球队的尸体杀入了决赛,但却被卡佩罗的AC米兰屠了一个4:0。

94/95赛季的情况稍好,但也在8强淘汰赛中负于了法甲的巴黎圣日尔曼队。

如果以欧洲战绩来算,梦一队大大不如瓜迪奥拉的梦三队,甚至连里杰卡尔德的梦二队都未必能够胜过。

再说到联赛,除了第一年外,第二年和第三年,巴塞罗那之所以能够夺冠,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要感谢巴尔达诺执教的特内里费,感谢后者在连续两个赛季的最后一轮都爆冷击败了皇家马德里,这才最终促成了巴塞罗那逆转登顶夺冠。

而到了第四年,皇马表现糟糕,在诺坎普被巴塞罗那以5:0狂屠,但是在联赛冠军争夺上,巴萨也是最后一轮险险压下了拉科鲁尼亚才夺得的冠军。

也就是说,巴塞罗那所谓梦一队,线赛季,充其量第二个赛季夺得欧冠也勉强算进去,但在那之前和之后,巴塞罗那不管是成绩还是打法上,都没有太令人信服的成绩。

当然,克鲁伊夫的出色是值得肯定的,但一定不是他的执教和战术运用,而是他对足球的理解,以及他对战术的见识,这才是他真正出色的地方,也是造成他所率领的巴塞罗那大起大落的根本原因。

克鲁伊夫时期的巴塞罗那在战术上并非采用瓜迪奥拉时期的控球流派,实际上当时的巴塞罗那踢的是一种很类似于英格兰传统长传冲吊和西班牙短传渗透相结合的复杂风格。

90年代的欧洲足球是10号的天下,得中场者得天下,在当时得到了深刻的印证,中场在当时受到了极大的重视,但是对于锋线和防线的边路,重视却远远不够,这一点从当时很流行的三后卫配置就完全看得出来。

克鲁伊夫在这种情况下,清楚的认识到了3后卫的弊端,也认识到中场已经过度拥挤了,必须要想办法从中场的泥沼中撤出来,所以他采取了边锋策略,在前场安排两名突击和个人能力出色的边锋,去撕开前场的边路通道。

中场更多的是采取传统的荷兰中场,因为他们的中场并不负责组织,克鲁伊夫的球队把组织后撤到后腰,甚至是中后卫的位置上,所以在克鲁伊夫的球队里,中后卫科曼承担了非常大的组织和传球任务。

当时的巴塞罗那经常可以看到的套路就是,中场断球后找科曼,科曼直接一个过顶长传,直接找到边锋,再通过边路撕开防守,制造中路杀机。

沿袭了克鲁伊夫的这一套理念,但身在阿贾克斯的路易斯?范加尔在基本继承了这一套思路后,却再继续进行调整,加入了更多自己对足球的认识,但从某种程度上,范加尔也依旧是采取边锋突破战术,所以当时阿贾克斯的边锋个人能力都非常不错。

但是,433边锋战术却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缺陷,哪怕是在巴塞罗那鼎盛时期,克鲁伊夫都无法改变的问题,那就是进攻端,为了保证边锋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胁,必须要紧贴着防线的边后卫移动,这会导致边锋和边后卫之间的距离拉长。

也就是说,两名球员距离拉得太长,导致有对方球员在这片区域内拿球,两名球员都无法给予第一时间逼抢,那么这就代表着他们之间出现了漏洞。

而边锋和边后卫之间距离过长所导致的漏洞,就是阿贾克斯433战术中的致命破绽!

叶秋看了克鲁伊夫对433阵型的见解,也看了贝肯鲍尔对足球场上排兵布阵和攻防的理解,他非常佩服这两位前辈对足球的理解和见识,而他也明白到,克鲁伊夫赖以成名的433战术最强的是边锋,但最大的软肋也恰恰就是边锋。

阿贾克斯这两三年的衰败,实际上就是从戴维斯、奥维马斯、利特马宁等一批出色边路球员的离开而开始的,因为你没有个人能力出色的强力边路攻防,继续使用433,到头来只会让漏洞无限量的被放大。

就好像现在维斯特霍夫的这支B1队,两名边路球员速度都不快,边后卫的速度也很一般,这使得他们之间原本的覆盖面积就小,更多的是依赖于中场球员的衔接,可就算是这样,边锋和边后卫之间依旧频频处于脱节状态。

这种情况在开局的时候,B1队主动进攻,压制B2队的时候还不是很明显,可是随着比赛过程的继续,尤其是在整个上半场的45分钟里,维斯特霍夫的球队始终无法攻破B2队球门的情况下,到了下半场就暴露得更加明显。

边锋想要继续加强进攻,但边后卫整个上半场都是来回奔波,体能消耗过大,到了下半场已经跟不上了,两人之间的漏洞势必被进一步放大。

斯内德看起来有些郁闷,因为从开场后到现在,他所在的B2队都长期被对方压制。

他原本被赋以了更多的组织和进攻任务,可是随着局势的被动,他不得不更多的回撤驰援中场,承担起更多的防守任务。

叶秋中场的时候给予他们鼓励,话不多,就几句话,但就数这一句最有分量,因为这句线队的球员们都看到了希望。

所以,当斯内德看到叶秋在场边从座位上走出来,朝着他们挥手的时候,精神就为之一振,再看向德容、马杜罗和鲁伊等人,发现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一份饥渴。

B1队还想要继续把球交到范德法特的脚下,尽管同样的事情在这一场比赛中已经失误了无数次,但是他们却还是一次又一次的照做,因为除了这样做之外,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就看到B2队一直以来都退守在防线上的右边后卫突然间往前,接到了德容的传球后,顺势往前一踢,这时候,B1队的边锋要休息喘口气,边后卫距离太远无法第一时间逼抢。

B2队的右后卫很快把球带入了B1队的半场,B1队的左后卫不得不第一时间上抢,但是B2队的右后卫很快就把球交给了前插的斯内德。

右边锋就在B1队左边后卫的身后埋伏着,一得球就沿着右路快速的形成了突破,抢在对方中卫海廷加上抢封堵之前,一脚传中球,把球传入了禁区。

鲁伊是一名典型的荷兰中锋,高大强壮,速度不快,但意识不错,基本功也很扎实。

等到鲁伊杀到小禁区右立柱附近时,边路的传中球已经越过了海廷加的防守,低平球,速度很快,直接来到了前点,而鲁伊也恰到好处的进入攻击状态。

几乎在这同时,教练席里的维斯特霍夫早就看出不妙了,直接从座位上冲了出来,大声的冲着球场上喊着,“前点,注意前点!”

看台上,之前还觉得,叶秋的球队很难有机会扭转局势的莱奥?本哈克,这时候也目瞪口呆的站了起来,看着球场上,那个身穿B2队球衣的高大前锋,抡起自己的右脚,迎着低平球,出脚一捅。

这一记射门难度并不大,球的速度虽然快,但攻击角度很大,距离球门又近,只要基本功够扎实,想要打偏,难度真的不小,而鲁伊的基本功绝对扎实。

右脚碰到鲁伊的右脚,没有发出明显的声响,拐了一个方向,在斯特克伦博格尽全力的扑救来到之前,钻进了B1队的球门。

在这一霎那,整座二队球场上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看着比赛场上,B1队球门里面那一粒早已不再跳动的皮球,然后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因为射门而导致身体失去平衡,倒在地上的前锋一跃而起,转身就冲出了禁区。

在他的身旁,是一群呆若木鸡的B1队球员,他们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一群庆祝进球的B2队球员,他们感到难以理解,刚刚不是还占据着巨大的优势吗?怎么眨眼间就被对方破门得分了呢?

鲁伊冲到了场边,紧握着双拳,奋力的挥动着,而在他的身后,斯内德、德容、马杜罗等人也都一个个的扑出来,冲到了鲁伊的身旁,一把将他围在了中间,大肆庆贺着球队率先破门得分,取得了领先。

在看台上,虽然观众不多,也就数百人,但稀稀落落的响起了一阵掌声,显然他们都对这一粒进球感到突然的同时,也抱以了肯定。

“哈哈,我就说嘛,我就说叶秋一定还有后招,这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要求平的!”范普拉格倒是哈哈大笑,很为自己之前的明智感到得意。

在过去的这一个小时里,他担惊受怕,他的心脏要承受比他过去一生当中所承受的更多次的惊魂,这既让他感到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但同时也给他带来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兴奋,浑身就跟火烧一样的兴奋。

他突然间觉得,这种对未知的冒险,实在是给他带来一种惊心动魄的刺激,太叫人兴奋了!

再看向了维斯特霍夫,后者一张脸顿时就跟吃了黄莲一样,哪里还有比赛前的意气风发,如今已经灰溜溜的走回了教练席上坐着,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不过一定很有趣。

在叶秋的身旁,罗兰德?谢帕斯已经兴奋得手舞足蹈,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叶秋,显然还沉浸在进球所带来的惊喜中,无法抽离。

他是最了解叶秋布置的人,但也是最担心的,因为他很担心,在湖的维斯特霍夫面前,叶秋的这一套如意算盘能不能奏效,他也很担心,要是万一叶秋输了,他是不是也会跟着叶秋被开除出德托克莫斯特。

是的,只是一粒进球,但是在叶秋的安排和计划里,这一粒进球却已经足以让维斯特霍夫的球队致命。

“别太激动了,罗兰德,只是一粒进球而已!”叶秋看起来并不满足的笑着喊道。

罗兰德抓着他的肩膀,使劲的喊:“对,不要太激动,一粒进球而已!”可是,他那用力扳着叶秋肩膀的举动让人很难怀疑他能够平静得下来。

维斯特霍夫在荷兰确实是声名赫赫,可那也就仅仅只是在荷兰,可叶秋在教父系统里面,所看到的一些战术分析,所接触到的战术解释,那都是来自米歇尔斯、克鲁伊夫和贝肯鲍尔这一群足球历史上鼎鼎大名的天纵之才。

在这一群历史牛人的眼睛里,别说是维斯特霍夫了,莱奥?本哈克都要自愧不如!

不过,虽然取得了领先,但是叶秋却一点都没有因此而骄傲自得,他可不是沃特斯,他很清楚的记得前世听说过一句线是世界上最不保险的比分,所以他不仅仅不甘心于平局,他也不甘心于1:0,他想要赢得更多。

维斯特霍夫不是夸下海口说,要用一场比赛来解决战斗,彻底打残叶秋的斗志和士气吗?

所以,就看到叶秋走出了教练区,走到了场边,高高的举起自己的右手,这是他本场比赛第一次走到场边发出呼喊。

维斯特霍夫原本都已经有点意兴阑珊了,可是一听到叶秋这话,第一时间冲出了座位,冲着球场上的B1队的球员们怒吼,“你们这一群该死的混球,球是这么踢的吗?我平时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别乱,乱个什么劲?他们敢进攻,就给我压制他们,彻底把他们压回去!”

“拉斐尔,你要多拿住球,别动不动就传球,你是核心,核心就是要多拿球多传球,多制造威胁,懂吗?不这么干,你当什么狗屁核心?”

“还有你,约翰,带球上去了要懂得回来,别那么冒失,你真以为你是科曼啊?”

维斯特霍夫看起来也怒极了,他可无法想象,赛前他夸下了那么一通海口,如果一个不小心,在比赛中输给了叶秋,那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用说,变成阿贾克斯上下所有人的笑柄是肯定的,灰溜溜的离开阿贾克斯也是肯定的,更为严重的是,他一定会成为全荷兰教练界的大笑话,一定会这样。

“那个该死的中国人……”侧过头去,维斯特霍夫扫了一眼叶秋,越看越觉得刺眼。

可那个该死的家伙却仿佛感应到了他的眼神,也看了过来,要死不死的还露出了那一嘴白牙,咧开嘴在笑,气得维斯特霍夫直接抓狂。

可就在维斯特霍夫要暴走的时候,球场上风云突变,B2队再一次利用B1队传球给范德法特,而后者黏球的时候,德容和马杜罗联手将球断下来,再度交给边后卫带球推进,到了前场后传给鲁伊,后者回敲。

斯内德在禁区前沿一带,得到了鲁伊的回敲球,没有丝毫的犹豫,拉开架势,起脚劲射!

这一脚力道十足,斯内德仿佛是要把比赛前一个小时里所受到的一系列压抑和郁闷,统统都发泄在这一脚射门当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