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全概念】一人拿球九人慌——“白巧克力”贾森·威廉姆斯

贾森·威廉姆斯(Jason Williams),前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司职控球后卫,绰号“白巧克力”(White Chocolate)。

传球在NBA是一种很高境界的技术,一般只有控卫或者球商出色的球员才能送出一次漂亮的助攻,传球讲究赛场上的视野,需要看清楚队友的跑位,知道队友的位置,在NBA历史上有很多出色的控卫,比如魔术师、斯托克顿、基德和纳什等等,当然现役的保罗和詹姆斯都是联盟顶尖的传球高手,他们有着和普通球员不一样的视野,知道如何去打球,如何让队友变得更好,但NBA真的可以把传球做到出神入化,鬼斧神工,甚至是一人拿球,九人紧张的,NBA很少有球星可以做到。

而被称为“白巧克力”的杰森威廉姆斯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的传球真的是神出鬼没一般,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选择传球,你不知道他以哪种方式传球,当你知道他传球的时候,队友已经站好位置得分了,白巧克力传球讲究的是人到球到,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果断传球,那些什么不看人传球、后脑传球、击地传球和突破传球都是他经常使用的,他是一个猜不透的球员,当他持球的时候,无论是队友还是对手,甚至裁判和教练都会感到紧张。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这是电影《阿甘正传》中的经典台词,“白巧克力”贾森·威廉姆斯的篮球人生就是如此。

在职业生涯早期,所有人都评价说他是一个拥有“黑人灵魂”的白人。是的,他是白人,但是他的球风独一无二,无可复制。

白巧克力处理球的方式在当时联盟里闻所未闻,他的想法正如他身上的纹身般诡异。

有时,童年的经历,会对人的成长产生致命的影响。在威廉姆斯15岁那年,他父母离婚了,他和哥哥与父亲以及继母一起生活。家庭的破裂给小威廉姆斯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不得不通过打蓝球来发泄内心的郁闷和压抑。街头篮球场是他心中的天堂,在那里,他听不到时间的烦嚣,耳边只有运球声和投篮声。那段日子,威廉姆斯的球技得到了大幅提高,他带上手套控球以增加手感;在墙上画圈练习传球的准确性;每天背传几百次……他的努力没有白费,高中时期他入选州全明星阵容,并获得最佳球员的称号。

大学时,为了去篮球传统更好的学校他曾两度转学,最后终于师从于佛罗里达大学名帅——多诺万。按照NBA的规定,学生转学后的一年内不得参赛,那段时间威廉姆斯的生活只有两部分组成:训练+街球。

1997年10月,威廉姆斯终于可以上场比赛,他在场上的出色表现马上引起了NBA球探的注意。但没多久他却被球队无限期禁赛,因为他吸毒!此时的他不得不停止大学篮球生涯,不难想象这对他是多么沉重的打击,好在多诺万教练没有完全放弃他——在家人和教练的鼓励下,威廉姆斯决定参加1998年NBA选秀大会。

1998年6月,国王队在首轮第七位选中威廉姆斯,这让他重新看到了希望。威廉姆斯的菜鸟赛季正好遇上缩水赛季,这反而给他提供了成长的机会,各支球队为了防止主力球员受伤便大胆启用新秀。威廉姆斯尽量让自己与强调进攻的国王队特点吻合。同时,他与球队老大韦伯的默契配合也得到球队上下及韦伯本人的信任。青春活力的威廉姆斯在比赛中尽情施展着“ankle breaker”和“NO-LOOK PASS”,他每时每刻都在考验球迷的想象力,看他的表演你会觉得简直不可思议。一时间,国王队成了联盟里最具观赏性的球队,而威廉姆斯几乎成了拯救NBA票房的明星。奥尼尔当时曾说:“是威廉姆斯让人们知道世界上还有萨卡拉门托这么个地方。”

1998年正值NBA劳资纠纷,而乔丹又宣布退役,整个NBA进入了“冰川期”,收视率急转直下,就在大卫·斯特恩一筹莫展之际,白巧克力用令人眼花缭乱的手肘传球,卡特用华丽劲爆的扣篮共同拯救了NBA。白巧克力在新秀赛季就成为NBA炙手可热的球星(就如今年的东契奇),他的55号球衣甚至排进了当年的NBA球衣销量排行前五,而萨克拉门托国王主场的上座率比前一个赛季提高了13%,许多人买票观看国王队的比赛就是为了目睹白巧克力的风采。加内特甚至直言“你让我们这帮对手都成了你的球迷”。

接着,就是我们在集锦中看到的那个样子。贾森·威廉姆斯抑制不住的表演欲没有被规矩束缚,反而引发上座率风暴,按数据也位列最佳新秀阵容中。但国王有追求,考虑到成绩太差,他们想要更合适的迈克·毕比。贾森·威廉姆斯其实正在融入团队精神,逐渐将教练阿德尔曼的传授兑现,可惜国王没这个耐心和信任,结果他被换到刚搬家至孟菲斯需要Showtime来打广告的灰熊。也许觉悟到太潇洒不现实,贾森·威廉姆斯开始严肃篮球,按他的话说,“我的目标是获得NBA总冠军”。这个愿望,他在热火实现,靠的也是自己湿乎乎的汗水,作为首发控卫组织着总冠军阵容。

然后,就是波澜不惊的退役,甚至他也复出过。只是,贾森·威廉姆斯到底给我们留下什么呢?也许不是他视除祖母外职业生涯最在意注重效率的争冠,而是出道三年引起每场都是全明星打法的所谓“活在集锦中”。

正是那段浪在极致的传球史,才使得“白巧克力”和贾森·威廉姆斯这样平平无奇的球员成为当时和至今被赋予更多情怀的名宿。我想,这大概同样属于篮球该有的荣耀之一吧。虽然无法被记录到数据统计中兑现成地位资本,也存在太强误导性,可作为篮球重要的一部分,符合市场需求。可以说,不那样传球,就没有贾森·威廉姆斯了。

贾森·威廉姆斯再次证明,篮球在胜利和数据以外,还有本质的一面,就是“要你好看”。波波维奇说“篮球不是造”,他的定义是简单,而我觉得还能解读为,“篮球需要非理性”。什么呢?比如白巧克力极具视觉冲击的神助攻,也能让他几十年后还有名地圈粉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